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我的母亲

2022-9-22 21:24| 作者: 格言|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97| 评论: 0

       前年我还在邳州工作。

五月份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学校上课。三弟突然打来电话,说母亲从景区运垃圾的清洁车上掉下来,摔伤了,已被120急救车送到了宿迁市人民医院。

那一刻,我很惊悚,害怕极了,毕竟母亲已近古稀之年。她这一摔,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得了。也可能是过于紧张,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询问母亲的伤情,焦急之中便挂掉了电话。

抓紧叮嘱一下学生,和同事调好课,向学校请了假,便急匆匆地赶往医院。

从邳州到宿迁50公里左右,五月份的苏北大地,笼罩在一片葱绿之中。

天空澄澈,微风拂面,我却无心看风景。驾着车,一路上风驰电掣,只觉得路两旁的村庄、树木嗖嗖嗖地往后退。

到了医院,三弟将我带到了急诊室,医生仍在为母亲做各种检查。

病床上的母亲,微闭着双眼,脸色蜡黄,满头的白头,稍显凌乱,额头上的汗珠依稀可见。她平躺弓着一只手搭在额头上,一只手扶在腰部。

母亲表情很痛苦,我隐约觉得这一摔应该得很重。

得知我到来,母亲睁开眼看看我,继而笑了笑,说道:“你安心上班好了,我只不过摔了一下,没事的。”母亲说得轻描淡写,但从她紧蹙的眉间,我似乎感受到了她钻心般的疼痛。只是她怕孩子们担心,自己会忍耐罢了。

来不及和母亲做太多的交流毕竟,向医生了解一下母亲的摔伤情况。望着医生凝重的表情,我就知道诊断结果一定不容乐观,糟糕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母亲腰椎压缩性骨折,要住院治疗,好在没伤着头部。

办理好住院手续,我稍稍喘了一口气,站在病房门口,心中五味杂陈。

自八年前父亲患病去世以后,母亲便一直闷闷不乐。

呆在家的那些日子,她今天嫌这儿难受,明天嫌那儿不舒服,终日眉头紧锁。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到了医院吧,又检查不出什么问题。

我也看得出母亲的无所事事与日益消沉。究竟怎样才能排遣她心中的郁闷呢?困惑了好久,一时半会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后来,一位亲戚出于热心,她为我的母亲找了一份景区的保洁工作。上班很轻松,工资也不低,每月有月休,唯一让人有点担心的就是景区离家有点远,骑电动三轮车需要三四十分钟才能到那里。

一家人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便同意这件事。我们的出发点很简单:让母亲多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多活动活动筋骨。对她而言,散心才是最重要的。

母亲很乐意地接受了大家的意见。没有特殊情况,她每天早出晚归,风雨无阻。

转眼工夫,半年时间过去了,她对这份工作很满意,渐渐的母亲的脸上有了笑容。

正当母亲满怀对未来的憧憬即将投入新生活的时候,突然这一跌,竟将她的梦摔成了碎沫。人生道路多坎坷,意外无处不在,医生告诉我,即便手术,三个月之内,母亲是不宜下床活动的。

这意味着心情刚刚好起来的母亲不得不放弃这份工作。

我茫然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这个事实。

之后,我总算明白了一些,或许是我的父亲不幸离开,让她失去了生活的依赖。她才整天那样孤寂而迷茫。百无聊赖之际,她又不会主动和子女沟通,我们呢,又一直忙于工作,渐渐忽略了她,没有谁能真正的顾及她的切身感受。

人们常说的“少来夫妻老来伴,携手相忆话夕阳”的温馨场景,母亲是再也无法和父亲一起共享了。母亲最大的人生奢求就是平平安安过一生,但她怎么也没有料到我的父亲会选择中途退场,一个人去了最遥远的天国,把她孤零零地丢在了半道上。

哎!好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她一直走不出那个圈。我忽然记起韦庄的一句诗“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或许这才是她难过的根源。

我感知到母亲内心的苦楚了。

病房外,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徘徊着……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上一篇:又是瓜果飘香季下一篇:孤独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