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我的大哥大嫂

2022-9-22 21:22| 作者: xtx123456|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61| 评论: 0

我的大哥大嫂

邢体兴

前几天,大外甥家儿子订婚。忌了二年的酒,又破了戒。

当天晚上,就住进了医院。还是心脏动脉痉挛。

昨天,大嫂不知从哪里,听说我住院的事儿。晚上打电话,没开口,就听出了哭腔儿。我知道嫂子打电话,大哥肯定在旁边,他俩腿脚都不好。大嫂前段摔伤了腿,刚做完手术。她絮叨了半天,最后大嫂嘱咐我“酒,以后可再也不能喝了”话语里充满母性的关怀!

大哥大我二十岁。大哥大嫂结婚时,我刚学会走,我是家里的老疙瘩。

大哥这辈子,为我们这个家,付出了前半生。大哥刚毕业那会儿,是完全可以出来工作的,父亲在乡粮管所,已给他安排了工作。

其时,我们家人多,挣工分儿的劳力少,在队里老是缺工分儿。缺工分儿,分的粮食、菜疏就分的少,就老不够吃。大哥在我们兄弟姊妹中,是老大。在人生转折的关头,大哥对父亲说:他算了账了。上班每月死工作,就二十多块钱。在家劳动,家里就不会再缺那么多工分儿;他打算拜本队的木匠福州叔为师,说打一辆平车,就可以赚十几块钱,比上班划算多了。父亲没有表态。我想父亲听后,心里有遗憾,但肯定更多的是宽慰。

大哥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他这一辈子,就是种地,作木匠活。

七十年代。盖房子、嫁闺女,做木什、打家具,是不兴收钱的。那时候都是请老师儿,称“搭差”。每逢哪家盖房,上大樑,大哥回家总会给我带回来三块、两块的糖,或白面做的“飘樑馍”。

大哥为人厚道、手艺又好,在附近村是有些名望的。

父亲去世,殡葬按照乡里老规矩,是要请人的。人在乡里间,混的好不好,主要在红白事儿上看。根据董老的安排,父亲的事儿大,要请200人。丧事请人,是要磕头的。大哥不让我管,说我在村子里人头儿没他熟。我知道,这200个头,是要一家一家的去磕的。

殡葬的头天下午,要移灵。我们村子不大,也就一千多人。当天就来了三百多人当忙工。第二天,更是来了四百多人。董老说,没见过恁家人缘这么好的。没去磕头的,都来窜忙了!

墓地在韩屋后,幸福渠南。当时,我们村与韩屋村之间还没有桥。要绕到姬屋村,有四、五里的路程。十六人抬的白轿,要好几班儿替换着抬。父亲的葬礼,在三里五村儿,都算是风光的。我知道,那风光,不因为我是个小小的供销社主任。是因为大哥几十年的“搭差”付出,换来的!

大嫂娘家是焦庵村的,师姓是单门独户。小时候,大嫂麦罢住娘家,老爱带我去。记得大嫂的二弟和我年龄相仿,他们家有几十株的杏树、桃树、核桃树。麦收后,正是杏黄的时候,挑着摘,吃的我直流鼻血,还吃着拿着,回家时㧟一篮子黄杏、毛桃。

我们家分家时,我的侄女都快成年了。农村,结婚后十数年不分家,在哪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是不多见的。从我记事儿,大嫂和娘就没有红过脸。婆、媳搁什的好,我们家在不算大的村子里,是数的着的!

我们家分家,是另有原因的。大嫂的二弟因癌症,未成年就夭折了。大弟忠哥结婚后,媳妇在生下一双儿女后,去世了。忠哥续娶的媳妇,不是太懂事。大哥就建议,把大嫂的父母接过来。可我们家是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呀。于是,才分的家。

我和大侄女,没差几岁。小时候和侄女争吃争穿,是常有的事儿。大嫂从来没有因此,生出责备的意思。

娘病瘫在床的那些年。因为大哥身体不好,我就不愿意攀扯他们。有一年,给娘过生日。大嫂和我商量,她要和爱人轮着照顾娘。是我酒后秉气壮,坚决不同意,说她能把大哥照顾好就够好了。可是大嫂坚持说“我要不照应娘。孩子们会怎么看我、全村人会怎么看我”!这话,叫我反不过哏儿来。

我在二、三岁时,是跑丢过的。那是个深秋的上午,家人都到队里摘棉花。大嫂在家做饭,我睡醒后就问:娘去哪儿了?她和我开玩笑,说娘去姥家了。我记性挺好,就顺着向姥家的方向跑。跑到韩董庄,见一群孩子在沙岗玩,就和他们一起耍。待到饭时,在一起玩耍的就剩下了我。后来被该村韩姓的长者,领会了家。最后,通过广播站。大哥大嫂、大姐、二姐跑过来,把我接回去。回去才知道,家里人找我都找疯了。那是大哥大嫂唯一的一次生气。

之后的若干年,大嫂还在笑话我,“还想不想,再去广播广播”!

一转眼,我已五十多岁。大哥大嫂也老了,也都年过七旬。虽然腿脚不好,他们依然惦念我。

这不,昨天丢下电话。今天就让侄子、侄女们来瞧我了。


注:差(chai),搭差,给人干活儿,不取报酬。

` 飘樑馍,盖瓦房,在上大樑时,扔过樑的小馒头,富裕的用糖块。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上一篇:娘娘下一篇:弄璋之喜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