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说什么粗砺

2022-9-20 13:52| 作者: xtx123456|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85| 评论: 0

说什么粗粝

 邢体兴

近段,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贾浅浅女士的几首诗歌,广受社会各界批评。

我说的社会各界,当然是包括我在内的吃瓜群众了。

还在穿开档裤时,我们就知道咱国家是诗的王国。前几天,和中文兄在平顶山,见到他郑州大学中文系八四级的几个同学。酒后,当然的谈到的是诗歌。他们都是当年郑大中文兄治下,清潭诗社的骨干成员。诗歌从先秦、两汉、初唐、两宋、明清,直至近代,如数家珍。当谈到当代的诗歌,大家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当代诗歌。如果没有余秀华和贾浅浅诗坛哪有这么热闹?

贾浅浅让一潭死水的诗坛总算冒出点生气,可见女性写诗歌,大有可为。

有人质疑贾浅浅的诗不能与余秀华相提并论。我说他俩各有春秋,都算是诗坛的“爆款”。诚然,贾浅浅的诗谈不上有多好,但也并不相被“暴打”的那么差。贾浅浅是一个像诗人的正常诗人,她的诗好比我所居住的小县城,大排档“厨师的菜”和广场“书法家的字”。不能说多好,也没有传的那么恶心人。

无论是当代的诗歌还是文章,我觉得目前都有病。清风明月有病、是屎还尿有病、穿城睡你有病,语不惊人死不休也有病!

女诗人写“荤诗”,也就罢了;那,男诗人那?那些有着雄性特征的同胞,事实上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我之前就批评男性的女性化。男人的诗如果都去抢女人的专利了,女人可不就得耍不要脸了。这都是男人逼的!

唐诗宋词汉文章。有唐以来,一千多年了,好像还没有现在这样子,男不男、女不女,都往阴柔处下功夫。

事实上,我本人不喜欢李白。什么“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矫情!我还是喜欢杜甫,虽然读他的诗,有些痛苦。更喜欢高适、岑参、王之涣们,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脊梁。

两宋文学的成就,就是将诗词分成了豪放、婉约派。有女有子,才是好嘛。有李清照、柳三变,就有苏轼、陆放翁。

元朝汹汹然骄骑弯刀而来,却短命的。坏,就坏在了那些销魂蚀骨的元曲里了。

大明王朝,虽然在诗词上乏善可陈,但有史可法、铁铉和有些骨气的崇祯,足可彰显,这个民族的骨气。

清王朝后期和元朝,犯了同样的毛病。在大漠讨生活的主,非得去酸文假醋的弄文艺。丝铉皮黄中,那些捏嗓款步,扭扭捏捏的男人,都被捯饬成了新宠。期间虽有袁枚、龚自珍,但他们显得是那样的小众,也只剩下“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叹息。与宋明的灭亡相比,清王朝死亡的一点不冤屈,堪称遗臭万年。

说到近代诗。诗词、诗歌两说,才算是与当代有些可比性。

旧体诗词方面,就连大汉奸汪精卫都有“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慷慨,就别说“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嗣同之豪迈了。之后,主席的诗词更是立意弘大,气象万千,否则就不会有“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和“战地黄花分外香”之险绝。

再说近代诗歌。虽然有略显阴柔的徐志摩、戴望舒、林徽因,但对应的就有秋瑾、闻一多、艾青。也算是刚柔相济了。

改革开放后,诞生了北岛、舒婷、顾城、海子等。一时间,山也朦胧、水也朦胧起来。但无论如何,诗人们都在积极的探索。这个时期是诗歌的鼎盛期。

反观目前,诗人们把奖项看得很重,把上刊当做成功。有的相互诋毁,有的以诗泄愤,有的把诗歌当成筹码,也有的把丑陋当做新颖。总之,一句话利欲熏心,当然也就臭不可闻了。

菩提、轮回、深渊、黑洞,都成就了诗人的高深,如果以正常文字书写,则会被诗坛所鄙视。

我既不赞同《诗刊》主编李少君对诗歌“心学”的判断,也不同意副主编彭敏的曲高和寡论。不能说他们是胡诌八扯,至少他们没有明白诗歌的时代性,更没明白历史,需要什么样的诗歌!

中国的诗歌,应该像这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的奋进姿态一样。诗歌应当是产业工人的手、是哨所战士的枪,是农民脚下的泥巴,是科技者的2B铅笔。方向对了,语言就有了生命。

诗人怎么写,写什么;原本就自由;自娱自乐的东东,孤芳自赏尚可,拿出来搅和成屎尿就有些过份。我不反对鸳鸯蝴蝶,她也是文学的一种。我反对集体的阴柔,就像我反对男人化妆一样。

纵观文学史,诗是一个时代起承转合的象征,诗歌彰显历史的风骨!

诗者,还是不要把自己弄成精致小女人的好。

 

 

 

 

 

 

 

 

 

 说什么粗粝

 

近段,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贾浅浅女士的几首诗歌,广受社会各界批评。

我说的社会各界,当然是包括我在内的吃瓜群众了。

还在穿开档裤时,我们就知道咱国家是诗的王国。前几天,和中文兄在平顶山,见到他郑州大学中文系八四级的几个同学。酒后,当然的谈到的是诗歌。他们都是当年郑大中文兄治下,清潭诗社的骨干成员。诗歌从先秦、两汉、初唐、两宋、明清,直至近代,如数家珍。当谈到当代的诗歌,大家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当代诗歌。如果没有余秀华和贾浅浅诗坛哪有这么热闹?

贾浅浅让一潭死水的诗坛总算冒出点生气,可见女性写诗歌,大有可为。

有人质疑贾浅浅的诗不能与余秀华相提并论。我说他俩各有春秋,都算是诗坛的“爆款”。诚然,贾浅浅的诗谈不上有多好,但也并不相被“暴打”的那么差。贾浅浅是一个像诗人的正常诗人,她的诗好比我所居住的小县城,大排档“厨师的菜”和广场“书法家的字”。不能说多好,也没有传的那么恶心人。

无论是当代的诗歌还是文章,我觉得目前都有病。清风明月有病、是屎还尿有病、穿城睡你有病,语不惊人死不休也有病!

女诗人写“荤诗”,也就罢了;那,男诗人那?那些有着雄性特征的同胞,事实上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我之前就批评男性的女性化。男人的诗如果都去抢女人的专利了,女人可不就得耍不要脸了。这都是男人逼的!

唐诗宋词汉文章。有唐以来,一千多年了,好像还没有现在这样子,男不男、女不女,都往阴柔处下功夫。

事实上,我本人不喜欢李白。什么“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矫情!我还是喜欢杜甫,虽然读他的诗,有些痛苦。更喜欢高适、岑参、王之涣们,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脊梁。

两宋文学的成就,就是将诗词分成了豪放、婉约派。有女有子,才是好嘛。有李清照、柳三变,就有苏轼、陆放翁。

元朝汹汹然骄骑弯刀而来,却短命的。坏,就坏在了那些销魂蚀骨的元曲里了。

大明王朝,虽然在诗词上乏善可陈,但有史可法、铁铉和有些骨气的崇祯,足可彰显,这个民族的骨气。

清王朝后期和元朝,犯了同样的毛病。在大漠讨生活的主,非得去酸文假醋的弄文艺。丝铉皮黄中,那些捏嗓款步,扭扭捏捏的男人,都被捯饬成了新宠。期间虽有袁枚、龚自珍,但他们显得是那样的小众,也只剩下“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叹息。与宋明的灭亡相比,清王朝死亡的一点不冤屈,堪称遗臭万年。

说到近代诗。诗词、诗歌两说,才算是与当代有些可比性。

旧体诗词方面,就连大汉奸汪精卫都有“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慷慨,就别说“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嗣同之豪迈了。之后,主席的诗词更是立意弘大,气象万千,否则就不会有“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和“战地黄花分外香”之险绝。

再说近代诗歌。虽然有略显阴柔的徐志摩、戴望舒、林徽因,但对应的就有秋瑾、闻一多、艾青。也算是刚柔相济了。

改革开放后,诞生了北岛、舒婷、顾城、海子等。一时间,山也朦胧、水也朦胧起来。但无论如何,诗人们都在积极的探索。这个时期是诗歌的鼎盛期。

反观目前,诗人们把奖项看得很重,把上刊当做成功。有的相互诋毁,有的以诗泄愤,有的把诗歌当成筹码,也有的把丑陋当做新颖。总之,一句话利欲熏心,当然也就臭不可闻了。

菩提、轮回、深渊、黑洞,都成就了诗人的高深,如果以正常文字书写,则会被诗坛所鄙视。

我既不赞同《诗刊》主编李少君对诗歌“心学”的判断,也不同意副主编彭敏的曲高和寡论。不能说他们是胡诌八扯,至少他们没有明白诗歌的时代性,更没明白历史,需要什么样的诗歌!

中国的诗歌,应该像这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的奋进姿态一样。诗歌应当是产业工人的手、是哨所战士的枪,是农民脚下的泥巴,是科技者的2B铅笔。方向对了,语言就有了生命。

诗人怎么写,写什么;原本就自由;自娱自乐的东东,孤芳自赏尚可,拿出来搅和成屎尿就有些过份。我不反对鸳鸯蝴蝶,她也是文学的一种。我反对集体的阴柔,就像我反对男人化妆一样。

纵观文学史,诗是一个时代起承转合的象征,诗歌彰显历史的风骨!

诗者,还是不要把自己弄成精致小女人的好。

 

 

 

 

 

 

 

 

 

 说什么粗粝

 

近段,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贾浅浅女士的几首诗歌,广受社会各界批评。

我说的社会各界,当然是包括我在内的吃瓜群众了。

还在穿开档裤时,我们就知道咱国家是诗的王国。前几天,和中文兄在平顶山,见到他郑州大学中文系八四级的几个同学。酒后,当然的谈到的是诗歌。他们都是当年郑大中文兄治下,清潭诗社的骨干成员。诗歌从先秦、两汉、初唐、两宋、明清,直至近代,如数家珍。当谈到当代的诗歌,大家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当代诗歌。如果没有余秀华和贾浅浅诗坛哪有这么热闹?

贾浅浅让一潭死水的诗坛总算冒出点生气,可见女性写诗歌,大有可为。

有人质疑贾浅浅的诗不能与余秀华相提并论。我说他俩各有春秋,都算是诗坛的“爆款”。诚然,贾浅浅的诗谈不上有多好,但也并不相被“暴打”的那么差。贾浅浅是一个像诗人的正常诗人,她的诗好比我所居住的小县城,大排档“厨师的菜”和广场“书法家的字”。不能说多好,也没有传的那么恶心人。

无论是当代的诗歌还是文章,我觉得目前都有病。清风明月有病、是屎还尿有病、穿城睡你有病,语不惊人死不休也有病!

女诗人写“荤诗”,也就罢了;那,男诗人那?那些有着雄性特征的同胞,事实上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我之前就批评男性的女性化。男人的诗如果都去抢女人的专利了,女人可不就得耍不要脸了。这都是男人逼的!

唐诗宋词汉文章。有唐以来,一千多年了,好像还没有现在这样子,男不男、女不女,都往阴柔处下功夫。

事实上,我本人不喜欢李白。什么“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矫情!我还是喜欢杜甫,虽然读他的诗,有些痛苦。更喜欢高适、岑参、王之涣们,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脊梁。

两宋文学的成就,就是将诗词分成了豪放、婉约派。有女有子,才是好嘛。有李清照、柳三变,就有苏轼、陆放翁。

元朝汹汹然骄骑弯刀而来,却短命的。坏,就坏在了那些销魂蚀骨的元曲里了。

大明王朝,虽然在诗词上乏善可陈,但有史可法、铁铉和有些骨气的崇祯,足可彰显,这个民族的骨气。

清王朝后期和元朝,犯了同样的毛病。在大漠讨生活的主,非得去酸文假醋的弄文艺。丝铉皮黄中,那些捏嗓款步,扭扭捏捏的男人,都被捯饬成了新宠。期间虽有袁枚、龚自珍,但他们显得是那样的小众,也只剩下“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叹息。与宋明的灭亡相比,清王朝死亡的一点不冤屈,堪称遗臭万年。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上一篇:走马观花香巴拉 (二)下一篇:娘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