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名篇 当代名篇 查看内容

枫林 :人生很短,所以我们都走不远

2022-6-27 13:38| 编辑: admin| 查看: 916| 评论: 0

年轻时都有远大的抱负,有宏伟的志向和理想。我们从家乡走出来,远离了家乡,想走的越远越好,天南海北,海角天涯,背井离乡,去海外求学,想着好好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但是我们不论怎么样的折腾,人生也就是那几十年,瞬间就到了人生的终点。跑的再远,事情干的再大,临到老了退休,我们在不知不觉的有意或无意中,又回到我们起始的原点和最初的阶段,又回到了生我养我从小成长中的思念难舍的家园。
2020年大学毕业40年的同学聚会,也是我们1959出生年龄最小同学2019年末退休之年。这下整个全班同学所有的都退休了,所以 2020年大学毕业四十年的同学聚会,意义非凡,标志着我们这代人人生的舞台将谢幕,将要退出历史的足迹,回归儿时的老家,又返璞归真到了自然、平静、闲适的生活之中,又回到了小时初始自由的状态。
这种状况,这是我不由得想起鲁迅在他的文章“在酒楼上”说的一段话,我们小的时候经常观察到的一种现象,看到一只苍蝇...嗡...嗡...嗡...!飞到一个地方,就会落在了那里静静地呆着不动,待我们举起手或蝇拍或其它什么东西驱赶打它时,它就迅疾的飞起来,绕着我们的头顶...嗡...嗡...嗡飞好几个圈,就会又落在了原来的位置。我们看到这种现象,感觉到很可笑,也觉得很可怜。但我们细想,回顾我们人类的轨迹,我们每个人这一生也都不是和苍蝇一样,不过也是从原地起飞,也是向外飞了几个圈,打了几个来回,最后又飞回到原地了么?我们也都觉得我们很可笑,也是觉得我们也一样很可怜,和苍蝇行为是何其相似哦!
同学聚会,大家在那里闲谝,在退休后,大家不约而同的都回到了老家,并且都把家里的老屋都收拾了,盖了新的房子。回到了生我养我,陪伴自己成长儿时的家园。包括那些飞得远的,在一线大城市那些人,北京、深圳、上海、国外的。
我问一位事业干得好的在北京同学,在北京买了别墅,儿子也在美国,在老家也盖了别墅,“你为什么不飞得更远些,走的更远点呢?为什么不和儿子在国外生活呢?”他告诉我道:“老了退休了,就舍不得老家,父母亲还在,古人说,父母在,不远行吗!”“那为什么不把老人也接去呢?”“老人不愿意去国外,舍不得祖祖辈辈生活的老屋。”哦!老人不想走!大家就都走不了,这就是现实哦。
一天回老家,碰见同姓的一位老爸,在那里闲聊,聊到了他的外甥,一个去了新西兰多年留学,并在那里工作安家,把他的父母也接去了好多年杳无音讯的表弟,听说最近回来了,他的父母亲我叫姑、姑父的也回来了,我就想去看看他们,因为原来曾经也有想法想通过他们的关系也想去那里留学,也想飞的更远更远些!只是后来由于什么原因没有去成,几十年过去了,我很想见见他们。
在西安的家里,我见到了他们,几十年未见,真是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大家都老了,表弟小我没几岁,我已退休,他也五十开外的年纪,两鬓也已斑白,前额已有深深的皱纹,脸颊也有了褐斑,我的姑父姑姑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真是显得老态龙钟,耳也有些背,不大听得清话。
我问表弟:  “你们这次回来是久别探亲小住几日而还,还是落叶归根不返了呢?”表弟道;“这次回来,父母亲不回去了,他们年龄大了,都想落叶归根,早都在那里常叨叨,想回老家,怕病在这里,回不去了,想回去以后陪在他们父母的身旁,因为祖祖辈辈的根在哪里。”“哦!老人们都是这种观念的,这是中国人儒家的思想,几千年传袭下来老传统。那你以后怎么打算呢?”我问他道:“唉!父母亲已回来,父母亲年龄大了,说不上哪天就不行了,我也快到退休年纪了,回去后,把那边工作事情安排下,再在国内大学找个工作,我也要回来的......”
我看着他,有些不相信他的活,“你那边条件福利那么好,带游泳池的别墅,著名大学教授,孩子都在哪里工作上学,你为什么不飞得更远些呢?到更远更先进发达的美国去发展呢?”我问他道。他用疑惑的神情看着我,没有回答我的话,那眼神似乎觉得我刚才说的话是在有些讥讽他的味道......
他拿出一盒烟来,我看外包装都是外文的,说是从新西兰那里带回的,好像是新西兰什么牌子。他抽出一支寄给我,自己抽出一根拿出一个很时尚打火机给我点烟,我本来不怎么会吸烟,但想尝尝新西兰的烟是什么味道,就不客气的匝着烟伸出头让他点着,待到吸了几口,仔细的品味,也没觉得出外国的烟和我们中国的烟有什么特别的区别。他点燃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徐徐的吐出烟雾。他在那里抽着,看着远方,好像在那里思考着什么,我也抽着烟,再没有说话,没有打扰他。
他思考了会,头扭过来看着我说道:“人生很短,我们都跑不远,像我走的算更远了点吧?都跑到这独处一隅的最南端大洋洲来了,但人生就那几十年,很快就会到站,这不也都老了,没有几年也要快退休,你不想回来,但老人要回来,我们的根在这里啊!”他无可奈何说道!我望着他,报以赞许的眼神!说道“是啊!我们的根在这里,我们在这里成长,有我们儿时的记忆和欢乐,这里有我们的祖祖辈辈,我们怎能够忘祖呢?”
我想表弟说的对,人生是很短暂的,也就那六十几年,再减去成长的年限,上学的年限,退休后的年限,真正干事业也就是那几十年光景,转瞬就到站了,所以,我们都跑不远。我们每个人这一生,跑得再远,也不过就像那苍蝇一样,只是兜了几个圈子而已,就又回到了生活的原点。
像五十年代那些著名科学家,为我国科学事业而献身的两弹元勋们,为求学而远离了故乡,后从国外都飞了回来,为了祖国科学事业而贡献了自己光辉的一生。
包括像获得诺贝尔奖著名的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那样的世界名人,走遍了整个世界,跑的够远了吧?也不过是和我们大家都一样兜了几个圈子而已,最后还是回到了祖国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