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名篇 历史散文 查看内容

宋史·孙梦观传

2022-3-24 09:17| 编辑: admin| 查看: 376| 评论: 0

原文


孙梦观字守叔,庆元府慈溪人。宝庆二年进士。调桂阳军教授,为武学谕。知嘉兴府。轮对,极言:“风宪之地,未闻有十八疏攻一竦者。封驳之司,未闻有三舍人不肯草制者。道揆不明,法守滋乱,天下之权将有所寄,而倒持之患作。”当路者滋不悦。出知泉州兼提举市舶,改知宁国府。蠲逋减赋,无算泛入者尽籍于公帑。


户部遣官督赋,急若星火,阖郡皇骇,莫知为计。梦观曰:“吾宁委官以去,毋宁病民以留。”力丐祠,且将以府印牒所遣官,所遣官闻之夜遁。他日梦观去宁国,人言之为之流涕。丞相董槐召还,帝问江东廉吏,槐首以梦观对,帝说,乃迁司农少卿兼资善堂赞读,轮对,谓:“今内外之臣,恃陛下以各遂其私,而陛下独一无可恃,可为寒心。”次论:“郡国当为斯民计,朝廷当为郡国计。乞命大臣应自前主计之臣夺州县之利而归版曹 者,复归所属,庶几郡国蒙一分之宽,则斯民亦受一分之赐。”帝善其言。召为起居郎,兼国子祭酒,权吏部侍郎。奏事抗论益切,以宠赂彰、仁贤逝、货财偏聚为言,且谓:“未易相之前,敝政固不少;既易相之后,敝政亦自若。”在廷之士皆危之。


梦观曰:“吾以一布衣蒙上恩至此,虽捐躯无以报,利钝非所计也。”力求补外,以集英殿修撰知建宁府。蠲租税,省刑罚,郡人徐清叟、蔡抗以为有古循吏风。俄而梦观得疾,口授遗表,不忘規谏,遂卒。帝悼惜久之,赙银帛三百。梦观退然若不胜衣,然义所当为,奋往直前;其居败屋数间,布衣蔬食,而重名节云。


译文


孙梦观字守叔,庆元府慈溪人。宝庆二年的进士。调任桂阳军教授,为武学谕。在嘉兴府做知府。官员轮值上殿策对时政利弊,竭力陈说:“风宪的职位,不曾听说有十八道奏疏攻讦面貌恭谨的人。封驳司,不曾有几个舍人不肯草拟制书的。法度不明,按法度履行自己的职守滋生祸乱,天下的权贵有所寄托,而自己受挟制的祸患发生了。”掌权者非常不高兴。外出掌管泉州兼提举市舶,改为掌管宁国府。免除积欠的租税,没有固定收入的登记在国库名下。


户部派遣官员来监督赋税,比星火还着急,全郡惊惶害怕,不知道该用什么计策。梦观说:“我宁愿弃官离开,不愿意给百姓留弊端。” 大力请求奉祠,并把宁国府印牒交给派来的官吏,官吏听说连夜逃跑了。有一天梦观离开宁国府,人们说到他都会流眼泪。丞相董槐召还孙梦观,皇帝问江东谁是清廉的官吏,董槐第一个就回答是梦观。皇帝高兴了,于是升迁他为司农少卿,兼资善堂赞读。官员轮值上殿策对时政利弊,说朝廷内外的大臣,都依靠皇帝来达到顺遂他们私心的目的,实在是寒心啊。接着说:“地方行政区域应当为当地百姓来打算,朝廷应当为地方行政区来打算。乞命大臣应自前主计之臣,强夺州县的利益归为户部的,再归于原来所属,这样地方行政区域接受一分宽柔,那么此地百姓也受一分恩赐。”皇帝赞赏他的话。下召升为起居郎,兼国子祭酒,暂时掌管吏部侍郎。奏事抗议更为切实,以私宠与贿赂彰显、仁德贤良消逝、财物过于集中来说,并且说:“没有换宰相之前,敝政固然不少;已经换宰相之后,敝政也像原来一样。”在朝廷上的官员人人自危。


梦观说:“我凭借一个布衣的身份,承蒙皇恩到这种地步,即使捐躯也无以为报,顺利与困难是不计较的。”极力要求外放,以集英殿修撰掌管建宁府。减免租税,省刑罚,郡人徐清叟、蔡抗认为他有古代循吏风气。不久梦观得病,口授遗表,不忘归谏,不久就去世了。皇帝悼惜了很久,赏赐三百银帛。梦观外形好像不能支撑衣服,然而符合道义,应当去做的,奋往直前;他的住所是几间败屋,穿布衣吃蔬食,而看重名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