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随笔杂文 查看内容

冬天到了

2022-2-17 10:44| 作者: 四川省 曾大力|编辑: admin| 查看: 1864| 评论: 0

  《冬天到了》,那是妈妈辅导我写的平生第一篇作文?。每到年夜前的数九隆冬,我总会回忆起童年初次作文时那痛苦、寒冷的时光。此刻我冰冷的头颅里,就回放着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片段。

  我生在成都市郊区的一个偏僻小镇的一个困难年代的一个困难家庭,一家老少八口,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资过活。父母都是旧知识分子,在那段癫狂的岁月,挨迫害是毋庸置疑的。爸爸是旧政府的起义的小官吏,被定性为“国民党残渣余孽”,关进“5.7”干校劳动改造;母亲因一次去乞求暴徒们停止对一个孱弱的“黑五类”分子残忍的肉刑时说了一句“她总还是个人嘛”的话,便被扣上政治帽子,并扣了工资,从此家境更是异常窘迫。那年我8岁,是我记忆中最冷的冬天!成都平原差不多连续一个月温度都在零下7-8度,地里的庄稼都冻死了,连马路边高大的桉树,也冻得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或折断了正直的脊梁,后来大都死去了。

  从我忆事起,除了最冷的一个数九寒天穿上过母亲拆了自己的棉衣,在油灯下熬夜做成的破布棉鞋外,就一直赤脚奔波在从家到学校的几里碎石路上,或割野菜、兔草、采蘑菇的田埂、河坎;或是捞鱼,捉青蛙、逮黄鳝的河沟水田;或刨废铜烂铁、二煤炭的垃圾堆和煤炭堆里......被玻璃、钉子扎破早已习以为常,到冬天更是被冻烂得血肉模糊。每晚几弟兄几双烂脚总要凑到一个大盆里烫洗,比谁的冻疮多、裂口大。母亲看在眼里欲哭无泪,她为养活我们已经鬓发早白,病痛缠身,心力交瘁根本没办法照顾我们的脚。那时的冬天格外冷,幼小的我,时常赤脚踩在铺满白头霜的水井边,靠自己瘦弱单薄的身体,竭尽全力从一颗高大的柚子树上拉下吊桶打水,用皂荚搓洗自己的衣服、被子、床单等,不知多少次都差点滑下十几米的深井里丢掉小命。

  和寒冷相比,饥饿是更可怕的生命克星。那时我们几个孩子每月只供应十几斤口粮,还要搭配些冻得发黑的红苕,土豆,发霉的玉米面,每顿饭都是那么难以下咽,还根本吃不饱,一家人可以说都在死亡线上挣扎。记得当时一位叫“白叔叔”的银行职员,头天还看见他和人打招呼,第二天一大早就因饥饿得肿病死在厕所里。记得那时妈妈工作的银行里没有暖气,每晚都生着一盆碳火,供值班的取暖,我们院子里几个孩子总是围坐在前面烤火取暖,大人们就围着火堆打“升级”,大门到营业室之间有一大片空地,种满了青头萝卜,春节前下了一场大雪,大人说下雪的萝卜格外甜,我饿得实在难受,借机验证萝卜甜不甜理直气壮地去拔了一个大萝卜,就着雪花擦擦干净,就迫不及待地啃起来。谁知过了一会,一个姓周的叔叔盯着我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莫名其妙,捏着萝卜左顾右盼,引得所有在场的人都笑起来,有人喊我小名问我:“力子,你的门牙哪里去了?”我才看见萝卜上面齐齐的镶嵌着两颗门牙,自己却浑然不知。(?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当然,比起寒冷和饥饿,人格的歧视和凌辱也是难以忍受的。由于家庭成份不好,经常被那些“根红苗正”的孩子们欺负。记得由于没有棉衣穿,有次妈妈强迫我穿上姐姐、二哥、三哥都曾穿过的、满是补丁的花衬衣,被同学们发现后,挖苦嘲笑,骂我假女子,班上有个年龄较大的红五类子女,把痰吐到我的烂帽子里强迫我戴上,在一大堆孩子中间来回推搡,有的更是趁机拳脚相向,受尽欺凌......后来我告诉哥哥,放学后在校门外把欺负我的首恶痛打一顿,那时这可是重大的政治事件,说不定会给家长无限上纲扣上政治帽子的,连续几天放学班主任都留下我审问,我当然永远都不敢承认,终于不了了之。那些同学也多少有些收敛。从此我宁愿受冻也坚决不穿花衬衣了,有天被妈妈发现,严令我穿上,我躲在床角坚决不穿,妈妈要赶上班,气急了就抽了我一皮带,谁知我不躲不闪被皮带扣打得鲜血顺着眼頬流下来,眼前一片腥红,我没有流泪,任由鲜血流淌,妈妈没办法扔了一瓶碘酒给我就匆匆上班去了,从此妈妈再没有打过我。

  即便是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妈妈也从来没有让5个孩子放弃学业的念头,每到开学母亲就东借西凑备足学费,然后用整个学期口攒肚挪慢慢还给人家。没穿的,妈妈没办法,我们就小捡大的衣服穿。有时好心的亲戚也接济几件旧衣服;没吃的,妈妈鼓励我们几个孩子开展生产自救,冬天养鸡养兔;夏天养鸡养鸭,放假就去青白江河里钓鱼补充营养;有机会就到到田边地头,沟边林子里捡蘑菇,采野菜,捡红苕根和比眼球还小的土豆充饥;记得那年爸爸在后院偷偷种上几株南瓜(那时是不允许种的,说是资本主义尾巴),我每天都去浇水盼着它开花结果长大,记得那年秋天终于吃到妈妈做的南瓜馍馍,那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香最甜的食物,记得我拿了一块坐在门口,刚刚咬了两口,就被一个孤寡老太太一把抢去了,我看见她瘦得鸡爪似的手和干尸般枯黄的脸,没有喊叫,任由她狼吞虎咽,可是一块南瓜饼根本救不了她,没几天她还是被冻饿死在一个叫衙门巷的角落里。

  就是在那个最冷的冬天,我带回了《冬天到了》这一生中第一篇作文题目请妈妈辅导。我无从下笔,妈妈就提示我把看见的,感受到的记录下来就行,让我先从自然景观写起,我把冬天的痛苦和对春天的期盼,加上妈妈的口授,写成一篇较长的记叙文。至今我还依稀记得其中一些文字:

  ……

  冬天到了,落英满地,凄厉的霜风摧尽每一片绿叶,让赤脚的我止不住颤栗,可饱受雪辱霜欺的腊梅却在萧瑟的寒风中独自绽放着幽香,使寒冷的我感受到生命的顽强;

  冬天到了,大地覆盖着霜雪,让世界是那么纯洁、那么美丽,妈妈的头发也像那枯枝上白头霜,在风中顽强地飘荡。

  冬天到了,大雁南飞,百鸟寻觅更温暖的的地方,躲避冬天的寒冷,那划破长空的鸣叫似在宣誓:我还会回来的!

  冬天到了,人们坚定地守在故土,耕作那冰冷的土地,播种着微薄的希望。

  冬天到了,春天再远也终会来临,为了春天我们会努力坚持,决不放弃!

  ……

  后来老师把这篇作文作为范文,噙着泪在全班朗读,那是我在儿时得到的第一次尊重和首肯,温暖了我整整一个冬季,也感化了那些不懂事的孩子们,从此我再没有受人欺凌,那是我成长时得到的唯一一点点温暖,这点温暖一直伴随我读完中学,一直伴随我熬过人生最冷的冬天,直至春天的来临。

  而妈妈却没有盼到生命里的春天。我永远记得在苦难岁月里,她总把口粮挪给儿女们,而自己却时时靠糠馍、野菜裹腹,早早白了鬓发。她透支了自己的生命,含辛茹苦养大我们,自己却积劳成疾匆匆离我而去!我永远记得她在油灯下把自己的棉衣改做成几双棉鞋,让儿女们熬过了最冷的数九严寒,而她瘦弱的身躯却颤栗了整个冬季;她虽未给儿女们留下分文,却给了我们除金钱之外的整个世界!她虽不能给我们足够的温饱,却用她那颗明媚的心照亮了我们,只要拥有这颗明媚的心,我们就永不怕饥饿和寒冷,只要拥有这颗明媚的心,我们就永远拥有春天!妈妈生命的最后一刻张开着口,我知道她是要呐喊;她不瞑的眼里,除了涩苦的泪水,还折射出七彩的阳光!在人间地府她无法伸冤,我笃信她一定去了天堂!妈妈,儿子祈愿您在天堂里永远没有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