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游记散文 查看内容

射阳河的神韵

2022-2-17 10:39| 作者: 江苏省 王协忠|编辑: admin| 查看: 2032| 评论: 0

  远离城市的喧嚣,寻一片净土,掬一方碧水,让梦想在蓝天白云下任意舒展。终于,在这疫情波动后的秋日,我如愿以偿地随梦的足迹,独自一人走进了离别多年故乡的射阳河。

  深秋,射阳河像天空一条云朵染成的彩锦落进水中,早已绽开的荷花还留有夏的风情,过往岁月的荒芜竟生出令箭般的荷来,争相绽放,弯腰弄首迎送来往的游客。岸边的芦苇在略显浑浊的流水中,纤细的身躯随风摆动着,像有许多无奈。水中的鹅鸭尽情嬉戏着,一派水乡泽国的景象。我的梦便从这里开始,随着缓缓的河水,寻着浓淡相宜的河塘秋色向下游延伸。

  浅绿的水草缠着圆圆的石头,闹腾了一个激情的夏天,所有的热闹都已经搁下,只以浅浅的角度摆动着。一切缓缓的,在不徐不急的旋律里,河水似故意一般,左支右拐,就在这些迂回里,环环相扣湾湾相连。它既像一条柔软的丝带,又有丝带般的弯曲,这儿圈起,那儿又放下。两岸的景色,便是丝带上流动的风景,用悠闲刻着秋天的印记。两岸曾经吞云吐雾的烟囱消失了,它也似乎更加柔顺了。

  于是,这条彩锦在水中漂起了美丽,水声草色立即鲜活起来,勾住了风的笑声,留住了奔跑的河水。鱼儿高兴了,一声“啪啦”跃出水面,弄乱了一泓碧水。鸟儿欢畅了,啭鸣声中箭一样冲天,抖落了一片片花叶,火红的枫树痴情地望着漂浮在水面的花叶,如一叶扁舟飘向远方。一切模糊了,辨不清哪儿是河哪儿是天空。偏偏岸上的景物又纷纷斜插过来,使河水有了动感。

  河岸上曾经的庙湾玲珑宝塔,依然还在。“长湖烟艇、大海风帆、旧河苇色、新丰酒帘、文峰春柳、祇园夜月、东望奇云、西营夕照”,明李长科的诗句见证了它的变迁,它将日新月异记录略显在沧桑的身躯上。岁月催人,这宝塔也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河的西侧,有“朦胧衰而永兴起”之说的永兴镇,邑人汪春霖旧作《永兴十景》诗,每首冠以短序述景。景曰:桃花野渡、柳堤帆影、萧寺晨钟、断塔晴霞、文苑听潮、戍楼晚眺、岔河奇月、古亭风雨、荻港渔歌、高桥映雪。其中,岔河,河经永兴后转为南北流向,东塘河西端汇入,成丁字形。西岸水呈绿色,东岸水呈白色,泾渭分明。梦中那月明之夜,泛舟中流,“一河二水流双月”之景观飘然入目。为行人遮蔽风雨待渡的古亭仍然苍凉地立在河边,它见证了地域繁庶的历史沧桑。

  呈在眼前的沿河风光带,两岸曾经低矮的房屋也换了新装,变成了挺拔的高楼。昔日乱叶纷飞,浮尘飞舞的街道不见了。小城是厚爱它的,这里的人们愿意替母亲河打扮得靓一点。在阜宁外滩处,移步成景,让人目不暇接,它与人民广场遥相呼应,秋天的美丽就这样在上面铺开了。横卧河上的新阜宁大桥、新世纪大桥等,也被它串了起来,以南国风情成为小城独特的风景。如果夜晚华灯齐放,两岸交相辉映的景象,让人乐不思蜀。它确实如母亲一般,用臂弯把小城拢在怀里,用心滋润着。

  向下漂去,秋的成熟将河两岸连缀起金色的长廊,秋的气息也就在金色的喜悦里蔓延开来。过去蓬勃的野草也被快要收获的庄稼替代了。曾经的画卷总被它的新貌惊呆了,悄悄地卷了起来。

  一只船儿在河水中似乎忘了行程,是被河水遗忘,还是在回想主人的叮咛?轻轻晃了一下后,打了个旋转又随着河水慢慢动了起来。多少年来,它在蓝天白云下的苍黄色彩中渐渐变得清澈透明。也许正是鱼虾丰腴,才会有船愿意在这条彩锦上晃荡着秋风吧。

  鸬鹚站在小船里微闭着眼。若不是渔人的竹竿在后面吆喝,在船上怕是站到月亮升起也不会下水吧。鸬鹚是不把蚬蚌放在眼里的,小小的银鱼、琵琶鱼实又舍不得捉起,可那些已圆了脐的螃蟹挥舞着两只大螯,也让鸬鹚着实有些害怕,只能瞅着不敢擒拿。差点失业的鸬鹚,终于有了美景相伴,有了事情可做。

  几只飞鸟从河面掠过,弄破了水中一幅幅精美的画卷,幻化出无穷无尽的遐想。

  “还歌彩菱曲,月出下回塘。”在波影轻微起伏里,河面上夕阳的余晖与淡淡的轻盈暮色遥相呼应。丛生的芦苇,叶片相互嵌合着,灰白色的苇穗茫茫一片,似灰白色的云朵偷偷落在河面依次排开建筑群的倒影中,像海市蜃楼在水中若隐若现,水面上的星星点点一闪一闪的,在娴静之中又生出空灵般的美丽。

  在这彩锦落水的地方,黄巢来过,范仲淹来过,新四军领导人刘少奇也来过。它与人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眼前,这条彩锦像沉睡后的巨龙,恢复了本来的活力,无形地牵着我的梦悄悄地上了岸。想从河边人家的窗子里爬进去,又怕扰了人家,细思后,河沿上的人是被它濡染点化过的,梦如果进出,他们怎能见怪呢?

  秋静静,船悠悠,它以一种自然、优美、和谐的语言向人们诉说着一切。它的柔和与田园牧歌式的悠闲,让我的梦恰似在喧嚣中,觅到一方净土。我总产生一种错觉,它只属于我!

  这时,岸上的歌声响了起来。“隔山唱歌山答应,隔水唱歌水回声”。它用真情侵染着这里的人们,歌声充满了甜味与智慧,在宽阔的河面上交错。一支曲子一河秋,织成了无数关于彩锦落水的动人传说。如今,秋用别样的韵律惜着它,而这里的人们也用大爱替它画着盛装。

  登上缓缓启动的大巴,回眸这条云朵染成的水中彩锦,它又像一条恢复灵性的“巨龙”,微睁着双眼,望着我们,望着返乡的游子,依依惜别,眼中闪光的泪珠折射出喧嚣冗繁后的宁静与神韵。
上一篇:潜溪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