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景物散文 查看内容

神了,古渔园

2022-2-17 10:38| 作者: 陕西省 李宝生|编辑: admin| 查看: 757| 评论: 0

  人一辈子,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

  盛夏来了,虽说家有空调供凉,可一旦站在窗前,看到外面城市被烈日烘烤的酷热景象,既而让人感觉也似披了一件热乎乎的衣衫,心里并不凉爽。人们是多么需要环境优美,能爽快消暑的地方啊!哪怕去桃花源里耕田播种,也都乐意。

  说来很怪,儿媳善于观察公公的表情,就趁在家休息空儿,便给我说:“爸,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溜达一下,散散心。”我不禁问:“在哪?”她说:“清姜那边,去了就知道了。”儿媳的脾性我了解,就再没多问,心想一定是个不错的好玩处。

  其实,好像儿媳也从没去过那个地方,因为跟她一连倒换了几趟车,她也一直用手机与人家联系,询问什么。这便让我悟到了一种神秘,好奇心油然而生。哦,从公交车的窗口看到了,车是由闹市区驶上渭河桥,向清姜河一溜风儿开去。沿途街面、绿树、屋舍、竹丛一晃一晃而过,丝丝清风也自窗外扑进袭面。

  “啊——好凉爽——是要进秦岭呀!”

  这期间,儿媳才告诉我:“爸,古渔公园,快到了。”

  古渔公园?老朽在宝鸡生,在宝鸡长,将宝鸡的许许多多游观景点,百分之七十都身临其境了,即便没去也都如雷贯耳了,咋就一直没听说有这么个公园?竟然就在这清姜河谷!那清粼粼的姜水,因是炎帝饮用而出名,想当年我与同事来过多次,捧喝过多次清姜水,也没见过“古鱼”呀,咋还出来个公园?

  神秘,真的很神秘!

  要说,对我只是有些神秘,对宝鸡人就不尽然了。因为公园的创建开放已经七八年了,而老朽我这些年已不同早先,出外观览胜景的时间极为有限,只对市内的老景点印象颇深,所以是自己耳目闭塞之故。

  然而,这一进到园里,脑海中神秘的面纱却渐渐掀去,被一种神奇代替了。它的神奇之处有三:一是公园不同于其他平地构造,而是依山傍水所建,完全立体式的。给人意觉,那些亭台楼阁犹如从天而降,落在了群峰叠翠之间,散布在姜水两岸;二是公园依着通往汉蜀大散关的走向建筑,给游客的深度感觉,仿佛是已走在了大散关的古道上,耳畔似乎听见了铁马秋风的战场声音;三是公园的历史渊源太久,居然超过了3000年!

  这真是一块风水宝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附近村庄的农民在挖地时,意外拣到一个异样之物,随之发现了暗藏许多青铜器的洞口,即刻向上反映。考古专家闻风而至,几经勘探、挖掘、考究,定然得出结论:这是一个远在商末周初的墓葬群,从青铜器铭文记载其为“弓鱼”氏族!恐怕连考古专家原先都没想到,宝鸡会有这么一个西周时期的诸侯小国,因为之前没有任何文字记载。

  从园里众多观景壁上的导游介绍,心里已对古渔园有了如此认知,一种超然游园欲望便打心底升起。这还要十分感激儿媳及他的妹妹一家了。原来是儿媳早与其妹商定好了,一起陪我到此一游;而且来的还有她的妹夫,及她妹子两个可爱的小女儿,居然组成了一大家。有这么多亲人相陪游玩,老朽的心情那就跟喝了蜜糖似的,游观的兴致倍加增高。

  于是乎,在我与儿媳围绕玉兔、夔龙、玉牛三个广场回转之后,跟游仙一般踏上了微微摆动的“归隐桥”,立即站脚不稳,赶忙闭上眼睛。儿媳扶着我,问我感觉如何。我长长舒了一口气,说好多了,跟驾云一样。二人在桥上,对久违了的清姜河水进行抓拍,虽说桥面很高,但仿佛还能听见潺潺的流水声,这是一种美好的心情反应。到了桥的这边,我用手机与她妹子通话,谁知眼儿一瞧,即见这一家人已经过了晃桥,也正拿手机和我接话。可见当今网络时代,这通信玩意儿方便多了!

  大家聚在一起,正式绕道爬山,进了元宝门,沿着林荫环围,鹅卵石组成优美图形的小路拾级而上。真是清风送爽,醒脑提气,多日待在家里的郁闷之气被一扫而光。古道之神奇吸引着我们,那走起来则凝聚着一股冲劲,没多会儿就穿过望月亭,再一口气便上到了览胜亭。乖乖!我最佩服的还是两个小精灵,都才三五岁大,那爬山的劲头比大人猛,速度比大人快。我一个劲地喊着:“瑶瑶!果果!”只有清亮的回音,却不见人影。等我和她们姨妈赶了上去,孩子却欢笑着往山下跑去。朝霞灿烂般的娃儿,真是明天的希望!

  一般来说,公园里有亭台楼阁,都很平常。可我与儿媳及她妹夫站在览胜亭,目巡四野,耳听八方,除了看到山下园内那代表农耕节气的24根高大石柱,诸葛亮与司马懿决战的散关古道,及隐隐约约的抗金名将二吴的雕塑,还顿然悟出有两个亮点与众不同:一个亮点是,经儿媳妹夫提示,这亭子下面竟然是一条通往川蜀的宝成铁路隧道,此时正有电气化列车飞驶而过,还能听见隆隆声,似乎地面都有震感!这第二个亮点,则舒目远眺,在那对面展绿铺翠的一个山坳处,给我们呈现出一大片民居,再定睛细瞧,全是新盖的房舍,齐刷刷一排排,目灿灿一座座!经游客介绍,那是另一处梅园。试想,在如此优美的环境安适居住,又面对着怀古幽深、韵味悠长的古渔园,闲暇时间日逛夜游,简直神清气爽,如同梦游仙境一般,这里的乡党何乐而不居呢?

  悠然望南山,感怀尤无限之余,欣然与孩子们相互拍照留念,继后乘兴下山,赶上已经跑到百蝶广场的众人。这里真是玉蝶绕壁飞舞,塑童亮相玩耍的好地方。两个小精灵瑶瑶和果果可就乐坏了,不是尽情地打秋千越“飞”越高,就是跟着妈妈学“斗鸡”,试与那些雕塑娃儿比个输赢。

  随着嘻嘻哈哈的欢笑声,大家回到了望月亭。可以说,这是老朽自游园以来最开心的时刻:两个可爱的姻亲小孙女,加上另一个游客的小女孩,情不自禁地给我们欢跳起舞蹈。三个小宝贝随意而自信的跳舞姿态,变换多样的随曲舞式,尽情地发挥,无忌地展示,让亭子里众位兴奋不已,笑赞不止。这期间,儿媳与其妹认真抓拍,给大家增添着喜悦;孙女爸爸也兴致勃勃给我们几人拍照,欲把这一美好瞬间留存下来。

  啊!古渔园,真的神了奇了。我联想到望月亭和归隐桥的两副楹联,不由得也琢磨一番,心里有了一个变通的吟诵诗章:月上嫦娥眼望穿,亭中爱童影舞繁。回归自然唯爱美,隐入古渔亦梦幻。抗金名将保家园,兴辟此处以纪念。铁马秋风成往事,散关雄道开新篇。
上一篇:“乡愁”的隐忧下一篇:牛啊,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