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随笔杂文 查看内容

祈愿千年

2022-2-17 10:35| 作者: 安徽省 贾贵庐|编辑: admin| 查看: 1414| 评论: 0

  不知为什么,近些日子有点惶恐不安了,即使一日三餐自会有人按时的去做,每一顿饭也都要尽量按照食品的均衡的原则来合理地搭配,这样就是在为人的身体考虑周全。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到嘴里,刚一入嘴,我仿佛看到这块肉是从人的身上割下来的,立刻止住把肉放进嘴里,转而的是夹起一块萝卜,它的色泽光艳,入嘴里细细地咀嚼,酥软、不油腻、似有一点点的清甜。

  相比之下,把盘子里的萝卜吃个精光,不去理会不去吃那能使人发胖、吃得成瘾活物身上的嫩肉,肉里的血凝固没有随着高温的爆炒而完全的蒸发,嘴上不禁沾着凝固的血,心理面默念:“罪过,罪过,曾经的无意冒犯,杀生吃其肉,今日的悔悟,希望能得到宽宥。”

  看过一只鸡被杀的完整的过程,鸡的喉咙被菜刀割开了一个小口,鲜血四溅,杀鸡的人的身上被鸡血浸染,我的心中有点胆怯了,场景是何等的凄凉啊,鸡叫之声凄惨。我没有片刻的停留,是选择极力地避而远之,心不烦了,也能够图个安心。杀它们我于心何忍,然而把它们端上餐桌上,禁不住鸡香的诱惑,夹起一块一边嚼一边赞扬厨艺的过人之处,我的悲悯之心竟然在美味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它刚才还在作最后的挣扎以此能够唤起杀它人的同情心,望着一块块冒着热气的鸡肉,连鸡骨也被炖得稀烂,它的命运果真如此了。

  还有声如雷鸣的杀猪的哀号,听者是毛骨悚然,看者是心惊肉跳的,唯有屠夫的冷漠把杀猪当作是一个征服的对象,神情镇定,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道道杀猪工序。忽然觉得我的这种心理的忏悔之念让人不可理解,往日的对肉之鲜美大大地超过素食的清淡,这种对肉食的过于依赖是人人知晓的常理,生活条件好的让人不敢相信事实的真伪。我的举动一反常态,家人见此状虽然表面不多说,只知人的表情可以告诉一二:“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那么多的好肉不吃,着实吃惊。”连续几天的弃荤食素吃出了一些味道来,家人便不再认为是一时兴起,而是有所改变。

  和尚们吃斋念佛,重复着同样的跪拜,也同样看破了一些尘埃,是那一种血腥的场面或是食活物的肉身是一种世俗的残忍,避离世人,修寺庙于僻静山上,落得一世干净无尘的身躯,好可心佛无限静心端坐而去极乐世界。和尚与世人无异,除了信仰的差异,其他没有不一样的地方,而我那几次吃的天然蔬菜吃出的味道,清淡、草气之味我渴求生命的延长,食素食人头脑清醒,神清气爽,当洗去沾上的泥滓之后再无什么不洁不净的附着物,看表面的亮丽,吃进肚子里一样的真实。

  信佛的人相信生命的轮回,一世情缘未了,那么再续一世,一生一贫如洗,那么可以在轮回转世中挣得一生家财万贯。我从上一世走来,带着保留下的同情心开始了轮回,杀戮的事件一直在我的周围发生,出于对人类口味的满足,除了人之外的肉食尽可享之。需要人工繁殖,获得大量的鲜活物,继而脸色一变它们在茫然的一刹那结束生命在此刻,过了一会儿,它们的牺牲滋养了人类的器官,这种命运周而复始。这一世我把同情的心压在心里久不能表达,上世对鸟死畜亡的伤感落泪,一连几天回想当时的情景夜不能寐,人死与畜死的情感一样,是对生命逝世的惋惜。

  有的地方的人在吃饭前先要做一些祷告,感谢土里孕育的蔬菜瓜果,感谢牲畜的奉献,因此灵魂稍会安定些。我忘掉了上世的对它们的温和、直接的伤感行动,吃肉前没有心里的内疚,没有祝愿它们安息长存的心中仪式,同情心实有似无。我非佛门中人,此一世彼一世,吃其肉证明了人的主宰,我只不过是个被动的接受者,人人如此挑剔口味,食各种肉,食有生命的生物。蔬菜水果种类繁多,是不可活动的生命,没有哀鸣声,没有生与死的迹象,这是人最合理的食物,怜悯之心无从显现。身心健康同样得到了满足,假如人人食素,尊重生命,我心花怒放,一人之力不具同情的表达,众人之力是生物的大和谐。

  我祈愿给我千年的生命,美好和尊重只能留在想象之中,害怕一世的短暂生命逝去变成任人宰割的牲畜,变成一只鸟时,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一千年的生命跨过几世的角色,我的角色是人,对生命的在乎怎么也活不够,和尚修行兴许生与死没有了界限,他们无惧,自有去处。这辈子我沾染了尘世太多的不良习气,对悲惨熟视无睹,依然与尘世不可就此分割,而死不过是一种平常的事。不相信长生不老丸的存在,如果是为了千年的不死之身,我情愿寻找可延长寿命的药物,死亡过后我将要承受更大的折磨,灵魂不得安宁,没有做人的可能。人世间有留念的景与人,纷繁的世界里看不完的花花绿绿,到了晚年实现了理想,生的日子所剩不多了,便祈求掌管生死的神灵尽快落实我千年的延续。

  做完该做的事情,然后再接受暴雨一样,任凭施加的痛苦,顶风扛住,下辈子做人牛马,在世间享受殆尽,一切的所想得到应有的满足,该到了一种轮回对调位置扮演好牲畜的角色,谁也不可抗拒。千年啊好长的人生,十个世纪能见识太多的人类活动,善意的我还好没有被不良风气彻底的动摇,不经意的罪过千年足以还清了,可是有的罪过无法偿还,只好在下一世被剥夺地位显赫的权利,降为低等生物,我已然准备好了。

  祈愿千年,千年祈愿,事实上是一场空,我把心记录在现在,在世上留下更多的影子抹不掉,让后人能够记住我,千年存在的梦想果真可以实现了,就不是一场空了。以后呢照常吃肉,我得了美味,情愿把自己当作美食奉给食用者,有得也有失,人应该这样经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