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游记散文 查看内容

实习札记

2022-2-17 08:49| 作者: 内蒙古 龚艳荣|编辑: admin| 查看: 574| 评论: 0

  有一年的秋季,跟着两个班的学生到大青山旧窝堡林场实习植物课。两辆大轿车顺着盘山路奔驰时,随着路基的盘升有种被悬空的感觉。睁开睡眼向车窗外观望,大车就在万丈沟壑边沿行驶,一时吓得头晕目眩。

  当车子呜咽着在山峰与沟壑之间爬行时,不停地颤抖和颠簸。摇醒了车内睡意蒙眬的师生。大三女生苏娜看到车窗外的险情,吓得一声惊呼。师生们,都以惊异的目光向车窗外眺望。

  巍巍的大青山像一幕屏障,横亘在塞外青城北侧。此起彼伏的群山犹如守边战士,抖起精神矗立着。乳白色的云雾缭绕在半山腰,把各个峥嵘的山峰切割成上下两截。盘山路却像彩带一样缠绕着山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白色的光芒消失在山崖和树草丛中。

  大青山确实凝结了北方山峦的特色,雄浑、壮阔、迷茫而神奇。青山中的村落,像晨星一般神秘地隐落在舒缓的山麓和深邃的沟壑之间。偶尔传来牧羊人吼唱的古朴粗犷的蛮汉调,那股原生态的韵律不免勾起我们的怀古幽情。

  这一带,降雨量少蒸发量大,青山阳坡上常年不长树木。几十年来,为了绿化荒山年年植树造林,却成效甚少。因此,阳坡上挖掘的树坑像鱼鳞般地裸露着,记载着人力改造自然的痕迹,更显示着大山不屈的个性。其余的地方,却长满了没漆深的小灌丛和杂草。霜叶仿佛铺了一层紫红色的地毯一般,把整个群山装点得红一片、紫一片。大青山绚丽的秋景却像塞北的盛春景象一样,万紫千红了。

  青山阴坡有茂密的白桦林,经霜后的树叶由深绿变为淡黄、橘黄、紫红与褐色。树冠的嫩枝上仍有新绿点缀其间,显得比香山的红叶更加斑斓多彩。

  抵达实习宿营地安顿好食宿后,李指导员立刻召集两个班的学生,讲述实习纪律。接着实习指导老师孙教授说:“我们到海拔最高的山坡上采集标本,那里的植物群落最全。你们按照学习小组分头寻找各类植物,能够辨认的采集下来编成目,制成标本。不能辨认和无法确定类属的就来找我,我们一起商量。”会后,实习生们仨一帮两一伙地四散开去。

  我在山上一边寻找植物一边品味孙教授的话,觉得很不以为然。他的话虽然不乏谦虚可亲的成分,但也有致命的缺陷。因为新鲜植物和干标本之间有差别,尤其书本与实物之间的差别更大。在这植物群落又多又稠密的山坡上,两个班的学生一旦找到孙教授不认识的植物,在众多学生面前怎么下台呀?所以,不仅替他担着心,还为他捏着一把汗呢!

  山上的天空清澈而淡蓝,空旷而高远。空中飘浮着几缕纤细的云丝之外,也有几朵白色的云团悠哉游哉地飘荡着。一轮半悬的秋阳,暖洋洋地斜照在山坡上。一丝丝金风拂来不仅爽气袭人,吸一口清凉湿润的空气反而倍感惬意。

  站在青山上举目四望,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触。群山像云雾一般,无边无际地绵延着。秋风渲染着红叶,酣畅淋漓地呈现着秋韵。金黄的秋色以满山遍野之势,极尽缤纷绚丽地向远方的群山漫延开来。

  处在如此迷人的秋景里,师生们忍不住好奇心。在寻找植物之余,频频抬头眺望远处烂漫的山峦,情不自禁地观赏着绚丽的秋景。终于,一个留着毛寸头、娃娃脸的高个男生,指着远方的群山高声喊道:“谁说北方的山水都是穷山恶水呀?看那群山,既壮阔又博大苍劲!再看看秋景,既美丽又斑斓多彩!”

  其他同学听了,立刻跟着喊叫起来。一时间,呼喊声此起彼伏地回响在青山之中。使这神秘而静谧的群山,具有了盎然的生机与活力。

  常言道:山里的气候像孩子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秋天的气候,更是平静而善变。当一群人欢呼雀跃之际,那几朵白色的云团不知何时变成了铁灰色。不仅像滚雪球似的膨胀和扩展,还不断地向西北方向聚集。况且演变为黑色的云涛,如汹涌澎湃的惊涛骇浪般不停地翻滚和流动着。最终,凝结为铁板一块儿,把西北的天空捂得严严实实。

  那一刻,秋阳收起了万道金光,躲进了云层之后。随着一道道闪电撕裂的斜空,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雷炸响了。顷刻之间,一场阵雨劈头盖脸地倾泼下来。

  师生们措手不及,个个被淋得落汤鸡似的。阵雨大约延续了二十分钟,黑云又开始翻卷和游动。一阵浸透身心的凉风吹过之后,雨停了。云层渐渐散开,露出了淡蓝的天空。秋阳从云层里露出了笑脸,为卷曲的云层镀上了金边。黑灰色的云块很快变成暗红色,土黄色,淡紫色,白色之后消失在天际。

  当秋阳当空晴空万里时,师生们淋湿的衣服也晒干了。实习生们又分头继续寻找植物。许多实习生找到无法辨别的植物,排着长队请教孙教授。

  银丝爬上两鬓的孙教授,虽然身体瘦削,精神却矍铄。一举一动之中,不乏儒雅之气。他接过一位同学的标本看一眼就说:“这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叫棉团铁线莲。别名叫棉花团子、山棉花。归于毛茛科,生长在山坡、路旁和砂地。”又一位梳着短发的女生举起植物采样问:“这叫什么植物?有什么用途?”孙教授接过植物采样说:“这叫箭羽,别名山鸡条子,千层皮,刀尖茶,雁翎茶。用于医药,具有破血消肿、止痛的作用。”

  实习生们让孙教授辨认了几十种植物,他却有问必答,对答如流。我觉得自己的担忧就像‘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一样,多此一举了。

  实习生们却聚精会神地一边听讲,一边认真地做着笔记。对孙教授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由衷地钦佩和羡慕。

  当秋阳接近西山之巅,金色的彩霞飞舞在西边的天际之时,各组的实习生收集好采集的标本,完成了一天的任务。然后,迎着金色的夕阳,满载着收获,一路踩着多彩的树叶,歌唱着,欢笑着返回了实习营地。

  光阴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瞬至今,一向认为清水衙门的学校和高等学府,也染上了浮躁之风。真正沉下心,一心一意搞教学、搞研究的人,越来越少。更有甚者染上了贪婪之风,不断传来抄袭论文、考试作弊的丑闻。将高等学府和尖端科学的尊严,丢得颜面尽失。尤其中小学中盛行了课上不讲课后讲的歪风邪气,不仅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还玷污了教书育人的神圣职责。

  呜呼!尽管往日实习的青山依旧,秋景依然,只是物是人非。昔日的学者和学子的风范,已是恍如隔世,令人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