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女性散文 查看内容

水乡永平

2022-2-16 16:34| 作者: 云南省 赵绍香|编辑: admin| 查看: 730| 评论: 0

  一
  看着这清清的流水,我有些沉醉了。沉醉于这水的灵动,柔韧而又丰盈润泽的美。
  看到清澈的流水,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些清澈透亮的雨滴,雨滴落在奔跑的河流里来不及转一个身,跳一个漂亮的探戈,就被河流的浪花簇拥着奔流而去,流向更为广阔辽远的河流。滴水成流,一条条细小的河流就这样欢聚在一起,兼容并蓄成了大的河流。银江河就是这样一条比较大的河流,一路向前,一路汇合容纳了若干条支流的注入。大理州永平县城区里的几条主要河流,东山河,观音河等河流的河水一路奔腾顺流而下,都流入了主干河——银江河。
  夏天雨季来临的时候,银江河流域广,支流多,当降雨量增多时,自然原因生发的洪水,会使河流的流量加大,浪花冲击力加强,河流湍急,河水搅起泥沙,石块,常常使河水变得有些浑浊。随着雨季的结束,河流流量回落,流速变缓,河水又会慢慢变得清澈起来。
  冬春两季里的银江河是恬淡,沉静,清澈的,窈窕淑女,温婉沉稳。流淌在少雨多晴的季节里,与东山河,观音河一样,一切都是那么从容淡定,波澜不惊,完全没有了夏天雨季发洪水时的模样。夏天雨季里洪水曾带给它们的拍打和冲击并没有在它们身上留下多少怨怒和愤恨,洪峰过后,依然柔韧而坚强地流淌着,重整峨冠博带,重新渐入沉淀。经过了一整个秋季的沉淀,夏天雨季里生发的洪水已渐渐消退了它们有些浑浊的容颜,平息了它们湍急的怒吼,日趋一日变得温柔敦厚可人了。水,也愈加变得清澈了,充满了母性的慈祥和温柔。
  轻轻地掬起一捧河水,想感触一下母亲河的体温。似曾相识的感觉,和几十年前畅游在银江河里感触到的差别不大。学生时代的我们,曾经将银江河当作我们的天然浴场,看到河水变得清了的时候,放学后择天晴日丽的日子相约去河里学游泳。我们的母校就坐落在银江河河畔,和永平县城是一脉相承的,都坐落在银江河的河畔边,都在永平人的母亲河的旁边,受母亲河的滋养润泽。
  宽广的河道内,有些地方河水稍深些,有些地方河水稍浅些。择一处树木蓊蓊郁郁,景色优美,水流缓慢,水较深一些的流域学游泳,我们称之为“玩水”。汛期过后的水其实是不太深的,加之河面较宽,小孩子胆子也比较小,很多时候是在河水里嬉水,洗衣服,并没有真正的游起来。除了夏季,其他的季节里水整体上都是不深的,水流沉稳缓慢,河床越宽阔,河面越宽广,水流就越清浅,挽起裤角,用脚走就可以蹚过河去。时常看到附近田地间劳作的人们就这样蹚过河去。而夏季里的银江河是有洪水的,河水流量较大,不适宜游泳,也不适宜用脚蹚过河流,要到河的对岸去,需要过桥。
  二
  桥对流水有最长情的陪伴,有流水的地方大多数都会有桥,人们通过桥梁可以到达河流的彼岸。被称为大理州“西大门”的永平县,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自古以来就是大理州通往保山、德宏等地州和云南省通往缅甸、印度等南亚国家的交通枢纽和桥梁。永平县位于大理州的西部,澜沧江的东岸,银江河最后注入澜沧江。水是永平县宝贵的自然资源,是水乡永平灵动俊秀的底色。河流是流淌着的水,是会流动的画笔,用轻盈灵秀的笔触描绘着一幅幅大气磅礴的山水画。
  顺着银江河行走,在河流流经县城的这一段,可以看到永平县城蓬勃发展的美好景象。
  沿着银江河河畔,银河北路的银河长廊而去,扑面而来的是深厚浓郁的人文气息和文化底蕴。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雕像,滇西抗战誓师大会等历史文化雕塑,雕刻在石壁上的劳动人民的生活场景,诗词歌赋,治家格言……还有石头雕刻的书卷,从永平抗战文化之滇缅路,抗战文化之滇西抗战,当代历史文化之和平解放,当代历史文化之改革开放,满载着历史的厚重与沧桑。不断激励着人们铭记历史,砥砺奋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为更加美好更加幸福的生活而努力奋斗。
  河畔上新修建的亭台楼阁古朴淡雅,雕梁画栋惟妙惟肖。长廊里素朴雅致的石长凳上坐着休闲的人们。有人在看报,有人在闲聊,有人在绣十字绣,有人围坐在石桌子的旁边打扑克,有人拿来了乐器在吹拉弹唱……
  这里有一个长廊,那里有一些凉亭,河畔上绿草如茵,花朵娇俏,古树枝叶繁茂,虬枝峥嵘。渐渐黄了的银杏树扇形的叶子在微风中轻轻地扇动。有人在长廊里,有人在凉亭里,有人在河畔边散步,有人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沉思……人们各自追寻着自己喜欢的休闲方式。
  最让人心驰神往的当是下象棋了,其欢快的气氛可以感染在场的每一个人。专门用于下象棋的刻有棋盘的石桌上,刚开始是两个人在下象棋,渐渐地,有人来观战,做参谋,并适时提出意见,供战况较弱的一方决策时选择。如果敌对双方实力悬殊较大,会出现几个军师,几个参谋一起为较弱的一方出谋划策的盛况。是人在下棋呢,还是棋在弄人呢,人们似乎都不介意,你要出马,我要飞象,你一言,我一语,有性子急的,看到有人走错了棋子,在那里捶胸顿足,恨不得直接伸手代劳将棋子走回来。常常惹得人们哄然大笑。真正在棋局上下棋的高人呢,往往不温不火,不恼不怒,气定神闲,这个人败了,另一个人紧跟上,众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一试身手。胜负是次要的,关键是那种畅快的氛围,在欢声笑语中切磋棋艺,增进友谊。
  当然也有人是喜欢静默地思考的,习惯于独立思考,下棋时不喜欢别人太多的点子,众人也就不再多说了,默默地观战。人静下来了,流水的声音就更加明显了,耳畔边传来银江河轻轻的流水声。
  三
  这里的流水的声音是轻柔的,淡定的,悦耳的。新扩宽的河床和新修建的堤岸,让流水流动的空间更为广阔。
  沿着台阶拾级而上,到了暎月桥上。银江河及其支流上有很多座桥,暎月桥是很少见的一座拱桥,只供行人通过。它与相距不远的新华桥一样,才新建成几年,灰白色的花钢岩淡雅如新。
  站在暎月桥上,视野较为辽阔,远近风光尽收眼底。
  向西北往银江河的上游望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在此汇合流入的支流东山河。东山河顺流而下,穿越新闻路,在银河北路这里流入银江河,河水穿过公路的地方修建了桥,城区河岸两边都住满人家。宽阔的河床上,坚固的河堤内,流水潺潺。河堤与人家之间的距离不太近,也不太远,有一种恰如其分的美感。人家门前除了可以停放车辆,车辆通行之外,还有绿化地带,绿树成荫,有布局整齐,格调雅致的一个个小花台。木纹的长方形的花台,花台里栽着杜鹃花,菊花,罗汉松等花草树木。花朵娇艳可人,草木绿意盎然,树影婆娑。
  若是静谧的夜晚,东山河,银江河两岸莲状的路灯,古朴雅致的灯笼,暎月桥,新华桥等桥上闪烁着的灯光,映照着小桥,流水,人家,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的桨声让人流连忘返。
  与暎月桥相距不远的新华桥,宽而平坦的桥面,有机动车和行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看到了新华桥,再往远处看,目之所及是上游两岸的人家,粉墙黛瓦,错落有致。再远处的山上是永平著名的风景名胜玉皇阁和连绵不绝的群山,青山叠翠,白云缭绕。
  向下俯瞰银江河水,河面宽广辽阔,河水微泛涟漪,从三个半月形的桥洞潺潺流过。如果有幸遇上了永平八景的银江夜月,在暎月桥上该是较好的观看的场所吧。每一个月的月到中旬时,都可以去看看月亮的,在暎月桥上,或许不经意间就邂逅了难得一见的银江夜月呢。倏忽间,圆圆的白亮亮的大月亮,明晃晃,亮堂堂地出现在河底,徜徉于水中,美妙绝伦,会有一种水天一色的绝妙境地吧。
  转过身,朝着银江河河水流去的东南方向望去。城区流域的那一边,那里有观音河,中屯河等支流依次汇合流入银江河。不断注入的支流使水乡永平的水丰沛充盈润泽。水乡永平大气磅礴,优雅从容,书香袭人。正在建设中的银河东路周围那一区域,新建的柏油路宽敞平坦,街灯如练,栽种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朝气蓬勃,银杏道已成一景。万丈高楼正在拔地而起,住宅区,商贸区,学校,文化产业园……我仿佛听到了河畔边传来琅琅的读书声。
上一篇:尚留闲心看梅花下一篇:谷雨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