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女性散文 查看内容

古风琴韵的乡愁

2022-2-16 15:14| 作者: 山东省 徐萍|编辑: admin| 查看: 742| 评论: 0

  静谧的夜里,外面的春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找了一个合适的姿势,趴在窗台上,从手机上搜索到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独奏视频,醉听他的小提琴经典之作《思乡曲》,心情瞬间豁然开朗。
  平生对小提琴情有独钟,琴声的魅力让人难以抗拒,每当听到悠扬美妙的小提琴曲时,总能触碰到我的灵魂深处。
  琴韵勾起我一缕缕乡愁,面对渐渐陌生、成为记忆的故乡,有一种永远回不去的惆怅。
  “追问一丝琴声悠扬,探寻一缕陈木幽香。几番无意,几处徜徉,不经意的一个转角,便已阅尽千年时光”——这就是我梦萦魂绕的故乡黄桥古镇。
  带着那份古风琴韵的“乡愁”,2019年,金秋九月,金桂丹香,我踏着秋叶一般柔弱的脚步,怀揣着一颗游子久不归的愧疚之心,回到了我永远回不去的故乡—黄桥古镇。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自从舅舅和妈妈去世后,我已经十五年没有回到故乡了。再也看不到妈妈每一次回故里时的那份喜悦了,再也听不到奶奶温和的叮咛声,再也回不到外婆拉着我的手,一块儿去串亲戚的那份欢畅,回不去了,那记忆中的温馨,可爱的故乡再也回不去的记忆了。
  这次回到黄桥,不知怎的?没有急于告知任何家人和亲戚,自己竟然选择在黄桥宾馆住了下来。后来,舅舅家表妹夫和弟弟开车到黄桥宾馆接我时,表妹夫凄楚地问我:“大姐,到了家,为什么还要住宾馆啊?”
  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妈妈她老人家去天堂的时候,连故乡一块儿都带走了吧?一不留神,故乡变成了祖籍。
  此次回故乡,就想一个人静静的、好好体会一下黄桥古镇的淡雅古风和厚重的孝道文化,享受一下“提琴之都”、“爱乐之城”、琴韵浪漫的古镇慢生活。
  (一)古风厚重的传统文化
  黄桥,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镇,建镇于北宋,南临长江,东靠黄海,北通苏北大平原,是苏中地区最大规模的集镇之一。这样的地理位置,让它在历史上成为一座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名镇和军事重镇。
  黄桥以“桥”命名,自古河流众多,有“大川环于外,小港横于内”之说,是典型的水乡古镇,东西南北分别有致富桥、西寺桥、南灞桥、北关桥和外界链接。水陆交通便捷,龙河由北向东,西姜黄河通至姜堰官河,现称通扬运河。
  穿越千年的古镇老街,发现黄桥老街有一个独特的风景—“券门模式”。进出28个券门,走在参差错落的72条老街上,转换于米巷、朱巷、罗家巷里,品味那精雕细琢的原汁生活,洞见老街古巷里的繁华过往。
  黄桥古镇至今保留完好的明清建筑就有2000余间,还有少量的宋代建筑。门亭、园、桥、巷、寺、碑铭、星罗棋布,移步换景,每处皆有一个故事,蕴含一段历史。
  黄桥古镇人文荟萃,百姓崇尚读书传家。
  抗金英雄岳飞的属下名将牛皋曾在黄桥驻兵洗马,明永乐大帝也为黄桥人的孝行留下墨宝。
  当我站在庄重高耸的顾孝子亭前,一种浓郁的孝道文化,油然地从心底升起,它是那么的温暖。
  大宋第一孝子,黄桥人顾昕,一个载入史册普普通通百姓的名字。
  他对母亲非常孝顺,每天早晨起床后总要问问母亲有什么需要,50年如一日,从不懈怠。当母亲患病后,他日夜服侍,衣不解带。当母亲眼睛失明后,他日夜号泣,刺血写佛经数卷,祈求上苍保佑,并找名医治疗。
  真情感天动地,他母亲神奇的复明,并能灯下缝补衣服,活到了九十多岁,无疾而终。
  后来,顾昕去世,后人为纪念其孝行,传承孝道,于其葬地建“顾孝子亭”。
  顾昕的孝行惊动了明朝永乐皇帝,明成祖朱棣皇帝亲自御制诗文昭彰孝行。
  后人将明成祖朱棣皇帝这两首诗刻在亭中的石碑上,碑文是这样写的:
  鸡鸣冠带谒慈闱,
  所欲遵承志不违,
  五十余年如一日,
  油然孝敬世间稀。
  母疾荤腥忍自供,
  母盲号泣诉苍穹,
  重令母目重开朗,
  端为纯诚故感通。
  碑亭见证了古代皇帝以“孝”治天下,弘扬孝道文化,崇尚孝行善举,百善孝为先千古流传。
  老街古巷充满了历史的沧桑,承载着故土厚重的文化。
  徜徉在古色古香、青石砖铺就的小巷子,走进散发着古朴幽雅,耳熟能详的老字号商铺,氤氲着古镇浓郁的文化传承与鲜活的生活情调。
  (二)红色基因的英雄古镇
  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在中华民族的红色记忆里,“黄桥战役”是一阙气壮山河的华彩篇章。
  名扬四海的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就坐落在黄桥镇米巷东边的清代园林建筑丁家花园。
  丁家花园古朴典雅,雕梁画栋,是我国著名地质学家丁文江先生的故居。
  我怀着无比敬仰的心情,走进了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一进大门,映入眼帘的是陈毅和粟裕两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铜像,威风凛凛地矗立在大厅的中央,在他们身后是黄桥决战的大幅浮雕,右边是陈毅元帅写的一首气吞山河的壮丽诗篇“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最让人动容的是新四军“黄桥战役史料馆”,看到革命前辈们战争年代用过的那些枪支弹药和物品,心潮彭拜,有一种身临其境的历史穿越感。追忆陈毅、粟裕等老一辈革命家当年的峥嵘岁月,仿佛看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革命军人抛头颅,洒热血,鲜血染红了军旗,烈士们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缅怀革命先烈,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必须坚守的道德规范。
  八十多年前,陈毅、粟裕等老一辈革命家率新四军,东进黄桥,指挥了震惊中外的“黄桥战役”,黄桥决战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的进攻,歼灭国民党军队1.1万余人。
  “黄桥决战”打响时,黄桥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投入到了那场如火如荼的战斗中,当时,千家万户不分昼夜地赶做烧饼,冒着生命危险,将做好的烧饼送往前线,保证了前线卫士的粮草供给。黄桥战役奠定了苏北抗战根据地的坚实基础。
  “黄桥战役”成为我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典范,在中国革命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同时,也让这座有上千年历史文化底蕴的古镇,具有了“英雄气质”,现如今黄桥古镇也是爱国主义革命精神的教育基地。
  到了家乡黄桥古镇,最不能错过的美食是黄桥烧饼,色泽金黄,香酥可口,不油不腻。
  作为因“黄桥战役”而闻名的著名小吃,黄桥烧饼也深深烙印着红色基因。一曲“黄桥烧饼黄有黄,黄黄烧饼慰劳忙,烧饼要用热火烤,军队要靠老百姓”的《黄桥烧饼歌》,随着新四军的脚步唱响大江南北,这首歌也将黄桥人的豪情和无畏,留在了历史的岁月里,谱写了一曲军爱民、民拥军的壮丽凯歌。
  战火的硝烟渐渐散去,黄桥古镇与时俱进,跟上改革开放的步伐,走进了新时代。
  (三)琴韵浪漫的古镇
  如今的黄桥古镇,是一座琴韵和古韵相柔和,具有现代浪漫情怀的东方琴都,“小提琴”,正变为这个千年古镇的新名片。
  聪慧、心灵手巧的黄桥人,现如今能纯手工打造出精美绝伦、被西方称之为“乐器皇后”的小提琴,让世界倾听她迷人的乐章。
  在黄桥,光是小提琴专利技术,就有136项,这里的小提琴制作师的高超技术,让全世界制琴业都惊叹不已,小提琴制造业也让这个千年古镇走向了世界。
  走进黄桥古镇的溪桥小区,大街小巷密布200多家乐器厂,主要生产各类高、中、低档小提琴、大提琴和吉他等乐器。远销欧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里是全世界目前最大的小提琴生产基地。它的产量可以占到全中国的百分之七十,全世界每三把小提琴中就有一把产自黄桥。
  黄桥小提琴制造业已经度过了五十个春秋,过去那个以“黄桥烧饼”名扬四海的长江古镇,现如今已经成为被西方国家称为“乐器皇后”的小提琴制造生产重镇,与时俱进,这个千年古镇拥有了一个浪漫美妙的雅称:“提琴之都,爱乐之城”。
  古朴典雅的黄桥古镇,没有漂亮的教堂,也没有像模像样的大型歌剧院,更没有孕育出著名的小提琴家。
  然而,就是这些连五线谱都不懂得的普通农民,却干出了令世人惊叹的大事业,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小镇,打造成了“东方的克雷蒙娜”。
  悠扬婉转的小提琴声,在黄桥古镇千百年来的古巷老街响起。仔细聆听,田间地头、提琴工厂、农舍、学校都有清脆悦耳的小提琴声传来,从学生到提琴厂的工人再到农民,黄桥镇人都有一两首能拿出手的小提琴曲。
  黄桥人不仅会造琴,还要会拉琴,会赏乐,形成了“以提琴为源、乐器为业、音乐为魂”的魅力小镇。
  无论是战火的洗礼,还是发展的挑战,黄桥人总是勇于担当,无畏进取。
  黄桥古镇,我的故乡是一个充满人情味与人间烟火活着的古镇,同时,也感受到家园的温馨,感受到了我的祖先千年来的生活方式。犹如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又是一位有故事的老人。
  和故乡离别几十年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伴着典雅古风和优美的琴韵,永不老去。
  岁月如歌,古镇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