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诗词歌赋 查看内容

故乡的回忆

2022-2-16 14:58| 作者: 河南省 胡世杰|编辑: admin| 查看: 1012| 评论: 0



河南新乡——,
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就是走到天涯海角,
都深深地怀念它---我的故乡。
60年后归来的我,
竟找不到回家的路。
变了,故乡的一切都变了样,
在我记忆的脑海中;
仍旧是它昔日的模样。

水城——新乡

我记得;在50年代的初期,
新乡就像是一座水城,
从火车站一直到饮马口的平原路两旁,
就有8个近百亩的水塘,
清清的卫河水从城中穿过,
流向远方。
那座解放后新建的水泥大桥下,
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木船在穿梭来往。
成群的鸭子,
在水中嘎嘎歌唱。
还有那条不太宽的孟姜女河,
河水潺潺、川流不息,
灌溉着岸边的农田、梓桑。
那条连着卫河与孟姜女河的护城河,
把新乡古城围在了中央。
称它为水城也不足为过。
那些水中的鱼虾多的直碰人腿,
尤其难忘盛夏雨后的“翻塘”,
数不清的大小鱼头浮在水面任人捞取。
曾是我们儿时最快乐的时光。
如今,再也找不到那几个近百亩的水塘,
唯有那一座座新建的楼房,
林立在原来的水塘中央。
双石桥连同桥下的护城河,
早已没有了踪影,
卫河水面上,
早已看不到那些木船东来西往。
水鸭们也搬到了城外较远的地方。
听说卫河多次被污染,
是勤劳的新乡人民,
一次又一次的改变了河水的模样,
还在它的两岸载花种柳,
在这里处处是鸟语花香。
天天都可以听到;
两岸树下人们的欢笑、歌唱。

城墙〓断垣

南门外那高高的城墙断垣,
曾是我和小伙伴们演习防守、进攻的‘战场’。
不知在多少个节假日里,
有多少次‘战斗’在这里打响。
我和战友们曾不止一次‘负伤’。
不是被防守‘敌人’发射的土雷击中,
就是把‘敌人’推下3米多高的城墙。
如今这儿摆满了飞机、大炮、坦克、军舰……
成了孩子们现代化武器的‘战场’。

城里十字

幼时听老人们说;
城里十字是神龟的脊背。
无论再大的洪水,
城里十字的圆顶从未被淹没过。
所以自古以来,
这儿都是商家云集的宝地,
也是新乡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还是当年东、南、西、北4条大街交汇的地方。
北大街那座高高的青石牌坊,
那对精雕石狮銮铃披挂怒目圆睁,
威风凛凛地守卫在牌坊两旁。
牌坊的石柱、石碑上;
那活灵活现飞禽走兽的精湛雕艺,
令人称奇,
不知它出自哪位能工巧匠。
谁是牌坊的主人?
我至今还在迷茫。
而今城里十字和那高高的青石牌坊,
早已夷为平地。
当年东西南北4条大街,
已被宽敞的柏油马路换防。
唯有那棵饱经沧桑的古槐,
仍留在城里十字的老地方,
成为见证岁月变迁的活牌坊。

学校

1956年我在北街小学读书,
我们的教室曾是那座冬季能飘进雪花的佛堂。
那位像慈母一样的刘玲新老师,
生怕冻坏我们,
不时让我们站起来搓手、跺脚、拍手掌。
难忘她66年前的那份勤工俭学倡议,
从此改变了我们的课堂。
如今宽敞、明亮、温暖的教室里,
老师用现代化的教学设备,
培育孩子们成长。

怀念故乡

多年工作在外地,
大学毕业却在深圳课堂,
几十年的风刀霜剑深深把我磨练,
从工人到工程师,
我一直在暗暗鞭策自己:
为祖国奉献、为故乡争光。
我曾打工天涯漂洋过海,
也曾为企业发展奋发图强。
无论是在国企还是在私企,
我都敬业爱岗、严格要求自己。
无论走到哪里,
我都深深怀念我的故乡——新乡。
我真诚的为故乡祝福;
祝你更加美丽,
愿你更加繁荣,
更加兴旺。
上一篇:献给党的百年华诞下一篇:故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