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名篇 世界散文 查看内容

【法国】 高兰特 | 最后一次的炉火

2021-6-7 11:51| 编辑: admin| 查看: 2078| 评论: 0

       点着吧,你在灶里点起一年最后的一次火吧!阳光和火焰一起把你的脸照亮。你手一挥,一捆柴火点着了,烟袅袅上升,由于不断添进干柴和树根,火势旺盛,噼啪作响。它像一颗明亮的星,今天早晨从窗外直飞进来,落在我们的房里,像主人一样留了下来。
       你瞧,太阳不可能关心别的花园像关心我们的花园那样。你好好地瞧瞧,因为这里的一切一点也不像我们去年园子里的东西了。今年这一年才开始,尽管春寒料峭,但是它已经开始着手改变我们那安闲幽静的生活环境了。它使我们梨树的每根树枝上长出饱满而光泽的花骨朵,它使丁香树丛长出一簇簇新的尖叶子……
       啊!特别是丁香,你看看它们究竟怎样在生长!去年你从旁边经过时,你亲得着它们的花朵,但是今年五月,你只好踮着脚尖,用手把它们一串串花朵钩到你的嘴边来。你好好地瞧瞧那小路上红柳树枯瘦的阴影吧,明年,你会认不出它来了。
       说到紫罗兰,它好像着了魔似的,今天晚上它们在草地上突然全都开放了。你还认得出它们来吗?你弯下身子,像我一样的惊奇——它们的蓝颜色在春天的时候不是显得还要重一些吗?不,不,你搞错了,去年我看到它们的时候颜色还没那么深,那时是蓝紫色,你难道想不起来了吗?你不同意,你摇着头,笑得很认真,嫩草的碧色使你那闪着紫色光彩的眼神也相形失色了。得!别在这上面兜圈子了。你还不如去闻闻这些变化多端、仪态万方的紫罗兰特有的香气吧!闻闻那使你忘却一切令人着迷的香气。你瞧瞧,像我一样地去瞧瞧,那在你眼前重新苏醒复活过来的你那童年的春天吧!
       我仿佛又重新看到了草地,看到了深深的树林。林里新发的嫩叶使整个林子蒙上了一层绿色的烟雾,一种很难形容的绿色。寒冷的小溪,溪水刚冒出来又马上被沙子吸没了。还有复活节时候的报春花,黄色的水仙花,花心的颜色像藏红花一样。其他的……仍然是紫罗兰,紫罗兰,永远是紫罗兰……我又重新看到一个非常安静的女孩子,春的气息已经使她心荡神迷,那种粗犷的野性的气息使她感到很幸福。她也感到很快乐,然而又夹杂着一丝神秘和凄凉的情绪。这是一个白天被关在学校里的孩子,她用玩具图片来和附近农场放羊的小姑娘交换她从树林里带来的一束束紫罗兰。这些花都用一根红棉线扎起来,有短茎的紫罗兰,有白色的紫罗兰和蓝色的紫罗兰,还有白里透蓝,有着淡紫螺钿光彩的紫罗兰——报春紫罗兰,它纤弱而窄长,长长的茎上挂着些没有香气的花瓣。还有二月在雪地里开花的紫罗兰,它经常被霜打落,变成红黄色,很难看,散发着一丁点香味。啊,我童年时代的紫罗兰,你们一朵朵都在我的面前再现了,在这四月的乳白色的天空里,到处都是你们那数不清的小脸,不断地飘舞着,使我晕眩,使我如痴如醉。
       你把头向后一仰,在想些什么呀?你抬起你那安静的眼睛勇敢地朝着太阳,哦,这只是为了去看一只今年第一次看到的蜜蜂,它飞得不太灵活,迷了路,在寻找带蜜的桃花。追它去,它要去吸栗子花的蜜了,不,它消失了,消失在蓝色的,像常春花那样颜色的空气中。你也许会对这一块蓝色的天空感到满意,这块被我们狭小园子的围墙局限的天空。你去幻想吧,去想象在世界上某个地方,一个神奇的地方,在那里你会发现整个天空!想吧,你去遐想吧!就像你在向往到一个无法接近的王国去一样!你去想去,在那遥远的天边,在接近大地边缘的地方,那种微妙的发白的颜色……在这迟迟而来的春天里,有一天,在那边,越过墙,我在捉摸一条微微起伏的有边的线条,那条被孩提时期的我称作大地边缘的线,它先是粉色,一会儿又变蓝了,变成一种像水果汁的颜色,一种柔和的金色。太可怜了,你那美丽的眼睛,别对我露出抱怨的光!你那么强烈地勾起我去想我要得到的东西!而我愿望又总是那么多,那么使我入迷,我总在想一些我所有的东西。对了,我是在笑,带着一番好心,笑你那闲着的、没有拿花的手。太早了,太早了!蜜蜂和我们,还有那朵桃花,我们都过早地去寻找春天……
       菖蒲睡着了,它在三层发绿的绸子里把自己卷成喇叭形。而牡丹呢?它用它那像珊瑚样硬的树枝使劲地顶土而出。不过玫瑰还只敢长出一点点粉色的像栗子那样大小的蓓蕾,一种像蚯蚓那样的颜色。现在到处可以采到棕色的香丁,它在马兰花之前开放,这种花颜色很深,土里土气,穿了一件很结实的绒衣,好像一个乡巴佬。但是现在还先别去找铃兰,它像淡菜的壳一样,长在两瓣叶子中间,它那东方绿的珍珠般的花苞,在慢慢地很神秘地鼓起来,发出一种强烈的香味。
       阳光在砂地上移动,从东方刮来了一阵冷风,使你感到雹雨就要来临。桃花被刮得到处都是,飘在空中,啊呀,我都觉得有点冷了。那只暹罗猫,它的脸像一块深色的丝绒,刚才还很安静很自在地躺在温暖的墙边,突然睁开了它那蓝宝石样的眼睛。它匍匐着,肚子久久地贴着地,把它那怕冷的耳朵贴着脖子,向家里走去。我怕这朵紫色的云,它镶了一条古铜色的边,在威胁着落日。你刚才点着的火现在在房里蹦跳着,真像一只关在家里的动物,很高兴地看到我们的归来……
       啊,一年里最后一次的炉火,最后的火,也是最美的火!它像一束粉色的牡丹,在炉子里零乱地、不停地开放着。我们弯下身来。向它伸出我们的手,火花照亮了它,看起来通红通红的,我们园子里没有一朵花能比它更美丽,没有一棵树的枝叶能比它更茂盛,没有一株草能比它更随风飘荡,也没有一根藤像它那样专横,那样地出其不意把人缠住!让我们待在这里吧!我们要照顾好我们这位变化无常的神。它使你那忧郁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微笑,再过一会儿,当我脱下连衣裙的时候,你会看到我也是红红的,像一尊彩绘的塑像一样。我站在炉火前,一动也不动。在那一明一暗的微光下,我的皮肤也显得很有生气,炉火颤抖着,就像那无法摆脱的爱神,用他那爱的翅翼,直向我扑来。让我们待在这里吧!一年里最后一次的炉火使我们沉静下来,懒洋洋地,使我们得到了一种非常宁静的休息!我倾听的炉火使我们沉静下来,懒洋洋地,使我们得到了一种非常宁静的休息!我倾听着,头倚在它的胸前。这时,在黝黑的玻璃窗外,一枝粉色的桃树枝却在轻轻地敲打着窗户。它既苍白又消瘦,叶子已经大半脱落,显得非常可怕的样子,活像一只在暴风雨里的鸟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