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散文网 散文网 作品 散文诗界 查看内容

小村箴言

2021-1-29 17:30| 作者: 河南省 史欣|编辑: admin| 查看: 2618| 评论: 0

  (一)

  这个无人知晓的小村,因为你的到来,而翘起妩媚的脖茎。

  (二)

  你暴力的呻吟里,隐含着怎样的柔软?你赤裸的隐私里,隐含着怎样的苦难?

  清贫而多情的小村呵,该也抚平你的愤怒与委屈了。

  (三)

  我在你的诗中聆听。即使你的诗仅仅是一块伤疤掩盖了全部真实的你,我也将这块伤疤紧贴在我的心里。

  (四)

  你强暴的抚摸给我新奇感。这样的抚摸让我期待已久而猝不及防。我久已陌生的身体在你的抚摸下绽放热烈的气息。

  正是大雨滂沱。你的利箭穿破冷硬的外壳,直入我的心里。我久已陌生的心,在你剧烈的抚摸下发出幸福的呻吟。

  (五)

  你是诗中的歌者吗?小村无言。

  你是命中的爱情吗?小村无声。

  你是寻找的自己吗?小村无语。

  只这一夜小村的风雨呵,让我柔肠百转。

  (六)

  我在等待着一个人。这个人与我走失在前生来世的风尘中。我将小村的夜晚清扫一净。我备好小村的菜蔬与一池清水,为这个人接风洗尘。

  我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哪里。我只知道这个人正走在与我相逢的路上。我将生命的欲望清扫一净。我备好一间清白的小屋,让这个人得以安歇。

  (七)

  无处可逃的爱情呵,到我村庄的茅棚里躲避风雨吧。听,尘世的围剿在村外叫嚣。这个世界已没有我们的藏身之地。进来吧,让我们相互清洗无辜的伤疤。

  (八)

  只有诗性的鲜血映红了黑暗虚无的生命。所有的物质及其秩序,犹如可以随时洗去的污泥。

  (九)

  星星熄灭了。我的村庄消隐在黑夜里,无声无息。

  你找不到归来的路。我在小路旁守候。

  听到雨在冲刷你的尘埃。风在撕扯你的衣襟。

  是尖厉的野草插进你的脚里,我听到你疼痛的呼吸。

  我无力拯救什么。我只能在你疼痛时,陪着你一起咬紧牙,决不哭泣。

  (十)

  为了让自己清澈一些,我只让爱的小雨触摸我的胸脯。

  我深知虚伪奸诈是生命的罂粟,我为此历经了欲望的煎逼。

  我的善良与悲悯博得了人们的拥戴,人们并不清楚我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我吃力地让这个世界美好一点,动听一点,我为此倾尽了青春的年华。

  我终于盼望自己能够自私一点了。我想趴在一个人的肩上睡去。我想停止一切所谓高尚、神圣的劳作,仅仅想让自己舒服欢畅一点。可是,我仍不能够。没有人用肩膀为我撑起一个幸福的角落,让我荒淫无度。

  (十一)

  我的柔韧的鲜艳的草叶呵,我的舌。我的手指。我的脖茎。今夜,成为我清香忧郁的藤蔓缠绕你的四肢。

  (十二)

  今夜,狂风推门进来,泼我一脸的雨水。我哆嗦着坐在这里,就像小村的炊烟。

  它抱住我。我突然委屈地哽咽。历经了前世的磨难来生的浩劫,我终于像一枚花朵,开放在它的嘴唇。

  今夜。我终于陷入噩梦。噩梦里的厮杀多么痛快。它用温暖的草叶,擦去我嘴角滴落的涎水。

  今夜。暴风雨燃烧了我的村庄。一轮金黄色的圆月,让我苦难的声音如此芬芳。

  (十三)

  你给我诗歌。为什么将一个火爆的你也给了我。你拄着诗歌的拐杖,像一位虽败犹荣的英雄。你需要我的抚慰吗?或者,需要我的疼惜?我能把什么给予你呢?除非我自己。

  (十四)

  小村啊,注定不能宁静沉默,就让我们长歌当哭。注定不被物欲击垮,就让我们以爱为生。注定不被繁华所宠,就让我们草莽称雄。注定不会卑躬屈膝,就让我们挺出脖茎。注定只有上帝为父,就让我们怀抱圣经。注定不与尘世交媾,就让我们鬼斧神工。注定不与秩序合谋,就让我们诗胆侠情。注定一切都会死亡,就让我们因此永生。

上一篇:抗疫赋下一篇:希望遐想